愛上不該愛的它?淺談EMDR對戀物症的幫助

愛上不該愛的它?淺談EMDR對戀物症的幫助

文// <吳立健心理師>

       「我希望你可以將我的故事寫下來,一定有很多人像我一樣。我希望其他人知道,這是可以得到幫助的,不用再忍耐得這麼痛苦。」Sam在諮商要結束前對我說。

       「我覺得你很有勇氣,這樣可以幫助更多跟你有類似困擾的人」我回應著Sam。

       他是Sam,外商公司的中高階主管,有個愛他的太太和大兒子、女兒,外人稱羨他有個美滿的家庭。第一次看到他時是七月的晚上,診所外公園的涼風雖然徐徐,皮膚還是感受到空氣的濕黏。一般這時候來諮商的人都是短褲與涼鞋,Sam走進諮商室卻是全套的西裝,白色的襯衫搭上藍色斜紋的領帶,襯衫的手腕處扣著寶藍色的袖扣。這年頭會用袖扣的人不多了,若不是對於美感有要求,就是個拘謹的人,希望把每件事做到好。黑色的西裝褲搭配白襯衫,屬於最安定的裝扮,腳上的皮鞋泛出推過蠟的油光。整體看起來Sam穿著正式合宜,十足外商主管的樣貌。有著不錯的工作與家庭,可惜的是這樣的光鮮卻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—戀物症。

       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時,前幾分鐘的冷凝。諮商室的空氣靜默,只剩下牆上時鐘秒針一格一格的答…答…答的跳著。諮商室裡上演著我與Sam的對望。

       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Sam。

       「今天來諮商,你希望有什麼樣的改變嗎?」第一次見面我總喜歡這樣問。

       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Sam依然不說話,但又顯得很掙扎,兩隻手掌合在一起,來回搓揉。

       「沒關係,我們慢慢來吧…」不久後我打破了沉默(我受不了了終於開口)。

       約過了一分鐘「其實……我喜歡絲襪,因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來看醫生」他略顯不好意思的說。

       「喜歡絲襪?可以再多讓我知道一點嗎?」我心裡另外一個聲音是……戀物症嗎?有一點點棘手的問題。

       「…………就是絲襪可以引起我的興趣。我………喜歡絲襪。」Sam不好意思的說。

       「只要是絲襪都喜歡嗎?」現在看起來越來越有可能是戀物症。

       「喜歡別人穿過的絲襪」Sam聲音越來越小聲。

       「喜歡絲襪?是什麼樣的喜歡呢?是單純喜歡看女生穿絲襪?喜歡絲襪本身這東西?這有很多不同的意思。」我很少一次問來談者這麼多問題,不過這次比較特別。因為不同的答案代表不同的症狀,可能需要不同的諮商方式。

       「我……喜歡拿別人的絲襪……不能是太太的或新的,一定要是別人的……這會有種心裡的快感。常常會忍不住想要去偷拿別人的絲襪…」原本正襟危坐的他,突然變得有點弓著身子,講話聲音漸漸小聲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      Sam的症狀屬於戀物症(Fetishistic Disorder)的一種,他理智上知道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,但卻克制不住對絲襪的依戀。當他出現衝動時,就會忍不住去尋找絲襪,以滿足自己的慾望。他來諮商的原因很簡單,他偷拿絲襪來聞的過程中,差點被兒子撞見。這種覺得丟臉、以及不能讓孩子認為他是變態的行為,帶給他很強烈的羞愧感。

       「我怎麼能讓孩子知道我喜歡偷拿人家絲襪,這種丟臉的事……而且他知道有這種爸爸應該也覺得很丟臉吧……」Sam低頭默默說,剛進諮商室那種威風筆挺的氣勢,現在都消失了。

       「你自己也知道不能拿人家的絲襪,可是你忍不住對吧?」我緩緩的說。

       「如果我可以忍耐我就不會來了,這幾天我都忍耐的很痛苦,但是想到兒子。為了成為一個好爸爸,我很認真忍耐………,但我擔心哪一天我忍不住。」Sam激動的表示。
.
.
.
.
.
在世俗的眼光中,大家會直接叫這些人變態,認為他們故意要去偷別人的絲襪。但是我相信他們忍耐得很辛苦,也希望可以獲得改善。當Sam泛紅眼眶告訴我,想要當個可以抬頭挺胸的爸爸時,我相信他,相信他的痛苦。

       跟「生氣的連結好像斷了?淺談EMDR( DeTUR ) 對暴怒的運用」文章中一樣,我們可以找出日常生活中最容易勾起Sam去偷拿絲襪的情境,從0~10分去評估他的衝動分數,然後協助他削弱每個情境對他的刺激。
以Sam的例子來說:
1.看到穿黑色套裝的女生,引起想要去偷拿絲襪的慾望分數是6分。
2.看到一般年輕的女生,引起想要去偷拿絲襪的慾望分數是4分。
3.在路邊看到人家晾衣服,這些衣服中有絲襪時的慾望分數是2分。
找出這些容易引起慾望的源頭後,再利用EMDR的眼動來協助他各別削弱這些慾望。

       Sam的摘錄反應如下:

       「請想著穿黑色套裝的女生的畫面,再想著你有6分衝動。跟著我的手指頭,讓自己的眼睛左右來回移動,接下來讓我知道你腦海中出現哪些畫面或感覺」我說。

左右眼動30秒

       「哈~這是什麼感覺?為什麼我感覺衝動比較少了…」Sam有點笑著說。

       「跟著這減少的感覺,我們再眼動一次」我說。
左右眼動30秒

       「我看到我被抓去警察局,天啊!太慘了」Sam。
左右眼動30秒

       「我看見兒子在哭,我不應該這樣(指偷拿人家絲襪)」Sam。
左右眼動30秒

       「拿人家絲襪是件痛苦的事啊……又會被抓、又讓家人難過…」Sam突然之間脫口而出這句話。

       「你現在想到穿黑色套裝的女生,然後引起想拿絲襪的慾望分數是幾分呢?」我問。

       「現在嗎?如果0~10 分,現在是2分。想到被抓到我就會身敗名裂和兒子的表情,慾望就出不來。太痛苦了。」Sam彷彿剛剛經歷了去警察局的樣子一般。

       「很好,繼續想著穿黑色套裝的女生,我們繼續眼動」我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      就這樣持續了幾十分鐘,Sam對於看到穿黑色套裝的女生時,會想要去偷絲襪的慾望已經不在了。這是會引起Sam想要去偷絲襪眾多慾望的其中一項。為了能夠好好的治療他的戀物症,需要將他每一項可能會引起自己慾望的情境,都做一次削弱。之後再追蹤,了解他們是否都不再出現這些狀況。之後追蹤了Sam幾個月,目前沒有再出現偷絲襪的行為,不過仍需要持續追蹤。

       「現在的我不像之前忍耐得那麼痛苦,雖然偶爾還是會出現一些慾望,但很快就可以轉移注意力了,沒有真的很想去偷拿的狀況。原來這問題真的可以解決……」我一直記得Sam興奮對我說的神情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